至少有书读

2020.06.08

从美国疫情爆发开始在家办公,到现在三个月过去了。困在家里的安宁,和新闻报道的嘈杂形成反差,偶尔忘记自己身在何处。好在在各种不确定的缝隙里,至少还有书可读。

No Filter

讲 Instagram 从创始到现在的故事:Instagram 如何被收购,Facebook 和 Twitter 之间由来已久的竞争,Twitter 收购的 Vine 为什么失败,为什么 Instagram 一直简约克制,而它又是如何移植 Snapchat 的 Stories 的…

有一段讲 Kevin Systrom(Instagram CEO),Jack Dorsey(Twitter CEO),和 Ev Williams(Medium CEO,曾短暂取代 Jack 担任 Twitter CEO)的插曲挺好玩。Instagram 创始人 Kevin 曾经在 Ev 创办的公司 Odeo 实习,Jack 这个时候也是 Odeo 的一名工程师,他是 Kevin 的 mentor,这俩人后来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。几年后 Instagram 刚做出来的时候,Jack 很喜欢,每天都要发几张照片。后来 Jack 和 Ev 商量想让 Twitter 收购 Instagram,Ev 不太乐意。后来,当 Kevin 在没有事先知会 Jack 的情况下,把 Instagram 卖给 Facebook 时,Jack 非常生气,直接把 app 从手机里删掉了。

另外最有意思的,可能是 Kevin Systrom 和 Mark Zuckerburg 之间从理念到处事方式的差异。一个追求完美,极简克制,会为了美观亲手 PS 广告商的物料;一个追求数据与扩张,好胜心强,要么收购要么杀死对手。Instagram 是 Kevin 的缩影,Facebook 是 Mark 的缩影,或许正是这种价值观差异注定了最后的分道扬镳。看的时候止不住想,如果 Instagram 当初被 Twitter 收购了,现在会怎么样呢?

Speculative Everything

设计就是解决问题吗?不一定。作者提出一个概念叫推测设计(speculative design,又译作思辨设计),它由批判性设计(critical design)衍生而来,主张设计作为一种工具不止可以用来解决问题,而用来创造一个辩论的空间,来探讨除当下以外其他的存在方式,鼓励人们自由思考和想象,推测未来。书中充满了概念性设计的例子,但概念不仅仅只是一个 idea,而是理想状态(ideal),我们应该用理想来衡量评估现实,而不是反过来,觉得理想化的是无用或不切实际的。

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例子是,2003 年两个艺术家 Shiho Fukuhara 和 Georg Tremmel 提出一个概念设计:在人死后,作为一种纪念,可以把这个人的 DNA 注入一颗苹果树,这棵树就成为了活着的墓碑。从科学角度来讲,向一颗苹果树注入人的 DNA 并没有太大意义,但从人的角度来看,可能不失为一种更有人情的纪念。通过提出这一概念,人们就会开始反思这一未来的可能性,对技术伦理进行辩论,从而挑战现实。

The Dance of the Possible

关于创造力的一本小书,喜欢它简短有力,鸡汤与鸡肉并存。创造力是什么?说白了就是「做有趣的选择」。我们花太多时间尝试变得更高效,以至于做点有趣的事情都感觉是在浪费时间。

image

Show Your Work

Steal Like an Artist 的作者 Austin Kleon 写的,关于如何在现在互联网上分享你的创作:

  • 大家都是业余者,没必要有包袱。去尝试,犯错,失败,然后学到点什么。They’re just regular people who get obssessed by something and spend a ton of time thinking out loud about it.
  • 个人网站不是用来自我推销的工具,而是自我创造的工具。
  • 除了你的创造的作品外,你读什么,看什么,喜欢什么,也都是你的一部分,不妨大方分享。

Atomic Habits

2020 年结束前不会回办公室工作了。长期居家办公的挑战是,如何建立起一套新的系统,来适应在同一个空间既工作又生活。这本书给我很多启发。上篇文章也提到过,建立有效习惯的四个要素是:让它更明显,有吸引力,容易重复,且能让人产生满足感。

可以拿来当作例子的是近期养成了站立办公的习惯。首先是站立办公桌让频繁的站起坐下切换变得很容易,最近又买了一个 balance board 让站立这件事变得更有趣,现在平均每天只有不到 1/3 的时间是坐着的。

漫长的告别

今年的第一本虚构小说,搁在想读清单里很久了。真正让我产生兴趣的是村上春树在《猫头鹰在黄昏起飞》引用的一个比喻句:「不眠之夜对我来说和肥胖的邮递员一样罕见」。认真读起来果然也没失望,钱德勒的描写太妙了,几乎所有的比喻,人物,心情描写都想要画下划线,翻译的功底也了不起。故事本身也够精彩,尽管在三分之二的时候已经模糊猜到凶手是谁,但单凭小说语句人物台词的节奏,就够让我饶有兴致地读下去。难怪村上春树把它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。

挑了喜欢的句子,做了一本 mini-zine :)

image

Melodie © 2021 ·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