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 2019

2019.12.26

今年看过的书没有往年多,有超过一半的书是在十一月里看的,正值毕业论文要到交稿日期,只好借看书来拖延。

大部分时候不读书是没有找到足够有趣的书来读,有读书的热情却没有选书的耐心。书荒的时候就随便找本村上春树来看。今年看了一本旧杂文,一本翻译不佳但内容耐人寻味的访谈录,还有一本他多年前经历创作瓶颈后写的短篇。很多人说村上春树写来写去都是类似的东西,他在访谈里借博尔赫斯的话说「诗人想写的东西,一生当中只有五六种。我们仅仅是以不同的形式重复罢了!」但在重复过程中,形式和品质、广度与深度都会有所不同。这么想来,也不无道理。

另外一些书来自于机缘巧合,比如《Storytelling with data》和《Dear Data》就是因为选修一节课未果,自己找来读的两本书。前者偏向技术型的方法论,很快可以翻完,而后者就非常浪漫。《Dear Data》记录了两个设计师进行的为期一年的一个项目:每周她们会用手绘数据可视化的方式展现生活中的一个共同主题,然后画在卡片上寄给对方,呈现方式非常有创意,完全颠覆了我之前对「数据」的冰冷理解。

《Factfulness》 和《当下的启蒙》是碰巧一前一后看完的,发现它们很适合互为补充。两本书的核心都是在打破人们的固有认知,用数据事实论证世界各方面都在进步。

《沉默的大多数》太好了,好到只能推荐每个人亲自去读。《围城》也很好,里面的比喻最精妙,比如像「忠厚老实人的恶毒,像饭里的砂砾或者出骨鱼片里未净的刺,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」这样的句子。

今年读过的书全列在下面了,最大的一个体悟是,不要浪费时间在读不下去的书上。另外,选书真是一件碰运气的事儿。

image

播客

Spotify 2019 的年终盘点显示今年我听了一千多分钟的播客,比听音乐的时间长。今年发现的最令人惊喜的是 Twenty Thousand Hertz,以声音设计为主题。当我们听大部分播客时,听的是人们的交谈和背景音乐,而这个播客把所有这些元素打破、剪切、编排成了一种丰富而愉悦的听觉体验。推荐 #62 The Booj,虽然每一集都一样「好听」。

New Layer 是一对产品设计师夫妻 TannerJasmine 创办的产品设计播客,每集探讨的主题从如何在面试时问问题到如何多花时间思考,很适合处于职业生涯早期、对很多东西都有迷思的设计师。另一个听得比较频繁的、与设计相关的播客是 Method,内容包括访谈各产品团队的设计师和用户研究员,是了解 Google 各团队设计的一手信息来源。

99% Invisible 属于虽然只是偶尔会听却不舍得取消关注的那类。有一集讲图书馆之类的建筑除了自己本身的实质性功能,也是一个区域的社交场所,要怎样利用这些带有社交属性的公共空间来促进人和人之间的交流。另一集讲了美国城市里的松鼠,才知道这边很多松鼠是很早以前人工引进的,并且纽约中央公园有一种职业就是数松鼠,听起来非常好玩。

image

别处

二月因为面试又去了趟纽约。没了初次见面的新鲜感,眼里都是重复的细节:密不透风的高楼,年久失修的公共设施,建筑工地的脚手架,地面烟囱里涌起的雾气… 这类场景在各大街道被不停复制,容易营造出一种在杂乱中应付不过来的审美疲劳。好在那股欣欣向荣的劲儿还是迷人的,以及那种让人感到自在的包容性。

夏天实习结束后,坐海岸星光号从 San Jose 出发,沿途路过了田野、山丘、湿地、油田、海滩,最后到达海滨小镇 Santa Barbara。四百多年前,西班牙探险家胡安不远万里航海抵达这里,把它命名为 Santa Barbara,直到十九世纪这片土地才归为美国所有。Santa Barbara 真是个奇妙的地方,购物中心走到尽头就是一望无际的棕榈树和沙滩,印象里太阳底下只有蓝白两色。

之后往南去洛杉矶,当了一回游客。去了天文台,植物园、海滩,晒黑三圈。碰巧住在一个纪录片导演的家里。房子里除了她一家,还有好几只猫,以及两个从英国来度假的女孩,是他们的侄女和侄女的朋友。早上女主人烤了面包,大家一块儿坐在餐桌边上,聊了她正在拍的片子,讨论了英国北爱尔兰,和有关墙上汉字书法挂画的轶事。

十月因事在费城住了几天,除了对民宿不太满意,整个体验超出预期的好。尤其喜欢 Rittenhouse Square 和它附近的那片区域,傍晚的时候随意步行就能发现很多惊喜,氛围也是活泼的,总之在别的城市感受到的一些矛盾点在这里都平衡得挺好。去历史悠久的 Elfreth’s Alley 闲逛时,一个老奶奶在确认我们懂英语后热情洋溢地讲了大半天历史,一边讲一边不时轻拍我的手臂,也是很有趣。

十二月在 Palo Alto 待了两天。由于这附近暑假时来过,别的新鲜感没有,只是一看见高高的棕榈树和粉色晚霞,再想想东部的阴雨天,就会在心里感叹「还是加州好啊」。

产出

今年大部分产出来自于上过的课。上半年 IoT 课上做的两个项目印象最深刻:一个是连接远距离的人们且反焦虑的慢游戏 Pixel Away,另一个是 Studio 里会吐出消息的储物柜。Capstone 项目也在上半年圆满结束,虽然过程中有很多的折返迷茫,以及合作上的摩擦,最后还是共同产出了一个让客户满意的解决方案。Digital Ethnography 我们小组选的主题是研究 Instagram 上的 pet influencers。为了更好地了解当一个运营宠物帐号的主人心态,我们「领养」了一只 therapy husky,给它创建帐号、发照片,以及去线上私信采访那些宠物大 V 们,最后把所有发现写成了一篇文章,可以说是最享受过程的一个项目。

秋季学期只选了三门课:信息密度很大的 Design for Human-Centred Software,自由散漫的 Industrial Design Practice,和枯燥必修的毕业论文。工业设计实践完全是被课题吸引了— 重新设计珍珠奶茶的饮用体验,以及其中一次去学做陶瓷的机会。毕业论文因为是自定主题,我选了 MaaS(Mobility as a Service),深入了解这个话题后觉得很有趣,这也是头一次写七千多字的英文论文。

除此之外,业余更新了博客,画了插画,还有一个 Chrome 扩展插件的小项目正在进行中,希望明年初能完成。

image

工作

暑假在 Google 实习了两个多月,结束时完成了转正面试,接着是漫长的 team placement 等待。十月份 Facebook 来校招,递了简历,电面后又是漫长的两个多月的等待,期间原打算面的 Messenger 组招满了,剩下的只有 Ads & Business Platforms,觉得去了解一下也不错,于是在学期末的时候去了 Menlo Park onsite。Onsite 回来后,一边忙期末的事情,一边等面试结果以及 team match。最后在毕业那天 Facebook 给了 Offer,然后 Google 也匹配到了想去的组。

以前一直觉得 Facebook 是 dream company,因为从他们产品设计师的输出里学到了很多东西,比如 Julie Zhuo 的文章就给过我很大影响。面试的时候听说她马上就要离开了,有些意外。更多了解之后,感觉 Facebook 工作氛围最典型的特征就是自下而上、重数据、重影响力、ownership,但同时可能也有因人员流动性大、节奏快而导致的不确定性和责任边界的模糊。

Google 这边最早是和匹兹堡的 Shopping 组接触了下,了解到主要是做搜索的 shopping tab,是一个还比较早期的小团队。后来又有机会联系到了在 MTV 的 Chrome OS 组,和 manager 聊过后觉得他们做的事情很有挑战性和影响力。相比渐进式改善单一产品提升数据指标,设计操作系统更像是设计一个容器,需要考虑的东西很不一样。一些挑战包括怎么改变人们「Chrome OS 只能在线使用」的认知,让 Chrome OS 成为随时使用的生产力工具?目前 K-12 教育市场中 Chromebook 有六成的占有率, 怎样进一步提升它的体验来覆盖企业工作场景?除此之外,很幸运提前和团队里的另外几个人也聊了聊。第一个聊的是 Sebastien Gabriel,几年前就读过他 Redesign Chrome 的文章;第二个是 UX Coffee 的 Co-host Kejia。没有想到这些以前觉得很远的人,当下却机缘巧合有机会共事。和团队里的人聊过后,差不多就做了决定。

毕业

在匹兹堡待满十六个月后,终于毕业了。因为是冬天毕业,没有穿戴学位服授予学位的仪式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型的 luncheon:聊天,用餐,拥抱,鼓掌,握手,合影。

还是要不可免俗地感叹一句,时间过得太快了。第一天 orientation 的尴尬场景还历历在目,眼下还没熟悉起来就要互相道别了。虽然 MIIPS 不能说是一个完美的项目,但这段经历还是让我收获挺多。这种收获对我来说是知识上的,也是心态上的。想起实习时,一位设计师校友对当时深受 Impostor syndrome 困扰的我说 “Be confident. You are from CMU! You should be proud!”

每个离开的地方到了后来都会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故乡,在的时候想着逃离,家具也不屑多买几件,等走了之后又来怀念。身边同学感叹毕业终于得闲去逛安迪沃霍尔博物馆的时候,才发现校园卡的免费 access 过期了。我知道再过不了多久,学校的邮箱也会失效,新分配的邮箱地址会添上 alumni 的后缀。这意味着一段旅程结束,新的冒险开始。与此同时,很感谢过去这一年多遇到的人和经历的事,让我看见了一个不管是在比喻还是实际意义上都更大的世界。

2020 听起来好有科幻感,而它马上要到来了。回想起来,2010 年我才刚开始上大学。这十年从大学到国内工作再辗转到美国念书工作,有好多新尝试、新见识、新体会,然后在各种扑腾迷茫失落欢喜过后尘埃落定。十年里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,想感谢的人很多,但最想要感谢的是小葛同学,感谢我们成为彼此相互依赖的伴侣和无话不说的伙伴。期待下一个十年,我们继续好好生活,一起探索,成长,和傻笑。

Melodie © 2021 · All rights reserved